股票融资系统_股票融资软件_股票融资交易

股票融资系统_股票融资软件_股票融资交易

股票配资宝 工人日报调查:零工经济逐步壮大 权益保障问题待解

发布日期:2024-06-15 04:13    点击次数:107

2023年消费加快恢复,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尽管房地产市场下行拖累经济运行,但制造业投资保持较好增长,政策作用下的基建投资整体平稳,资本形成是拉动2023年经济的重要力量。当前全球需求不振,2023年全球贸易有所下降,我国出口以人民币计价实现小幅增长,以美元计价有所下行,出口占全球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阅读提示

  近年来,零工经济迅速发展,截至2023年底,我国的灵活就业人口已达到2亿人。在零工经济逐步壮大的背后,一些问题也日渐显露。专家建议,推进零工市场数字化,引入零工工伤意外保险机制,从而保障雇主和零工者的双向权益。

  “我这里有一个驾驶员岗位,你有证不?”“我有B照,拉什么货?”“我在李河有个厂,需要把货外运,每月保底4000元,再加上货运量提成。”“我来试试!”“那你明天就到厂里来!”这是4月2日,在重庆万州区人力资源市场“零工市场专区”内,记者遇到的一位小厂老板与求职人员的招聘对话。

  眼下正值招聘高峰,类似的对话频繁发生在重庆各区县的零工市场内。2022年7月,人社部等五部门专门印发的《关于加强零工市场建设完善求职招聘服务的意见》提出,更好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促进零工人员实现就业。截至目前,重庆零工市场或零工驿站超过50余家。

  《2022中国零工经济行业研究报告》认为,我国一线城市的灵活用工占比达到25.6%,零工需求将不断释放,到2036年或能达到4亿人。面对迅速发展的零工经济,“谁在找零活、谁在招零工?”“如何为零工市场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等问题引发关注。

  新经济、新业态、新职业都有需求

  近年来,随着各种零工平台的出现,如今的零工市场与当年的“马路市场”相较,在工作范围、工作内容等方面已大相径庭,甚至很多新经济、新业态、新职业都表现出了对零工的强烈需求。

  日前,在重庆九龙坡区石坪桥街道后街零工市场内,不少快餐店、奶茶店、外卖平台以及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纷纷打出了招“短工”的招聘公告,其工资大多按照日结、周结的方式支付。

  “以前,我们招聘这种临时性、季节性的员工,大多是与第三方劳务中介公司合作,如今,各区县建立零工市场后,我们可以自行招聘了。”重庆一家奶茶品牌的招聘负责人王欢告诉记者,在奶茶售卖的高峰期,部分门店的人手不足,急需新的人员上岗。

  同样,在重庆万州区、合川区等区县的零工市场内,建筑工地、装修公司、外卖平台、网约车公司等企业也在大量招聘零工,其发布的岗位除了有临时填补空缺的类型,也有工程师、注册咨询顾问等企业“缺一不可”但又“无须常驻”的岗位。

  重庆市劳动模范毛铁表示,从企业的需求来看,主要是因为季节性、临时性、零散性的订单出现,使得企业出现了人员的缺口,也正是因为这些订单的特殊性,企业往往只愿意在短期内雇佣人手,零工岗位自然就出现了。

  此外,不少小企业的财务、顾问等岗位也有明显的“需求导向”,即当企业提出需求后,这些人员能解决即可。因此,企业更愿意以“日结”的方式提供零工岗位。

  有人因兴趣,有人当“跳板”,有人为创收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我国的灵活就业人口已达到2亿人,占全国就业人口的14.3%。灵活招聘的需求每年保持在8%的速度提升,这意味着零工群体的规模正不断壮大。

  那么,到底是哪些人有意愿从事零工呢?连日来,记者在重庆主城区多个零工市场采访了几名不同年龄段的求职者。

  “我本身就喜欢烘焙,离职后也尝试过在小区售卖亲手制作的糕点,刚开始反响还不错,后来业务就差了,来零工市场主要想看看有没有蛋糕店招短工。”今年28岁的夏浠说,她在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当了5年会计,离职后想到蛋糕店干几个月,挣钱补贴家用的同时也积累经验。

  今年46岁的王友权告诉记者,他是四川广安人,之前和妻子一直在重庆的建筑工地干活,工地完工后,为了多挣点钱便和妻子到零工市场转转。经过一番权衡,王友权去了一家装修公司当泥水工,平均每天的工资约为350元;妻子则去了一家火锅店,日薪为110元。

  此外,30岁以下的年轻人也出现在了零工市场的求职人员之中。在他们眼中,“日结工”“小时工”“实习生”等是自己获取职场经历的有效途径,而且还能以此为“跳板”,一方面争取转正的机会,另一方面,也可以多接触社会,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

  对此,多家企业的招聘负责人坦言,企业通常不会在零工市场设置门槛和技术含量较高的岗位,对应聘者的综合素质要求也普遍较低,但对于在零工岗位上干得比较出色的求职者,会根据公司发展需要,酌情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面试考核。

  零工与企业“双向奔赴”需法治护航

  尽管零工市场方兴未艾,但在零工经济逐步壮大的背后,一些问题也日渐暴露。如不少在建筑行业打零工的农民工,频繁遭遇烦“薪”事;部分行业零工的职业伤害风险较高,一旦发生事故,劳动权益难以得到保障等。

  如何更好地让求职者与用人者实现“双向奔赴”也就成了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中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明月湖云上山麓科创基地项目党支部书记张后辉告诉记者,在工程建筑领域,劳务班组使用的零工多为杂工,主要从事材料堆码、打扫卫生等。“由于这类用工具有临时性,且招聘方为劳务班组,零工没有在承建方登记备案,这也导致零工退场时,工资极易被拖欠。”

  张后辉表示,为解决项目上零工的后顾之忧,项目对工人实行动态管理,一边完善零工入场备案手续,一边提示零工退场前到项目报备工资是否结清,并在显著位置张贴各单位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同样,中建五局三公司西南公司项目管理部副经理张超也谈到,公司专门建立了“结对帮扶”机制,即由项目管理人员每人认领几名零工,负责他们的入场教育、作业交底、落实工资等问题,确保零工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对此,重庆工商大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协同发展中心研究员莫远明认为,未来要在推进零工市场数字化和规范建设上下功夫,切实提升基础数据库的精准性,为零工人员和雇主提供更智能化的用工匹配需求。

  重庆九龙坡区人大智库专家唐世湧认为,要依法监管职业中介机构股票配资宝,严厉打击黑中介,对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或以招聘为名牟取不正当利益的不法行为严惩。他还建议,应完善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明确适用于零工经济业态的新型用工关系,通过平台引入零工工伤意外保险机制,保障雇主和零工者的双向权益。





Powered by 股票融资系统_股票融资软件_股票融资交易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09-2029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